登 入註 冊論壇風格論壇幫助回高雄正信佛青會首頁
框架模式
你的位置:高雄市正信佛青會訊息平台佛學專欄導師對印度佛教禪法判攝與抉擇4
每頁9條 共1頁 [ 1
   
導師對印度佛教禪法判攝與抉擇4
4546 位讀者, 0 張回覆


積分:18893
等級:超級版主
篇數:365
註冊:2008/4/1
IP   :保密
狀態:離 線
發表時間:2008/4/14 上午 10:43:41 訊息 留言 編輯 引用
導師對印度佛教禪法判攝與抉擇4
3、依世(俗)諦得勝義(真)諦→三假之觀行次第

如上所述,導師所提示的觀行次第,從「立本於根本佛教」而言,也就是立本於《阿含經》的「先知法住,後知涅槃」的「依有明空」,而大乘佛法擴大了「所觀境」,主張廣觀一切法(也就是一切眾生),也同樣不離這個次第。導師特別強調龍樹《中論》「觀四諦品第二十四」的觀行階次:「諸佛依二諦,為眾生說法,一以世俗諦,二第一義諦。若人不能知,分別於二諦,則於深佛法,不知真實義。若不依俗諦,不得第一義,不得第一義,則不得涅槃。」[65]這與《大智度論》所說的「諸佛有二種說法,先分別諸法,後說畢竟空。若說三世諸法通達無礙,是分別說;若說三世一相無相,是說畢竟空。」[66]有相同的意義。因此,「依有明空」與「依俗契真」兩者間是次第相同,相互呼應的。

至於在觀行的實際運作方面,《大智度論》有明確的提示:「行者先壞名字波羅聶提,到受波羅聶提;次破受波羅聶提,到法波羅聶提;破法波羅聶提;到實相中。」[67],這裡所說的「波羅聶提」,義譯是「假、假名、假施設」,所觀的一切法唯有假名,名字也只是假名,在般若中,一切都是不可得的。然從(世俗)世間一切去通達假名不可得,也不能不知道世俗假名的層次性、多樣性,所以立三種假。[68]。導師在《中觀今論》表示:《大智度論》所明的三假,是顯示修行次第的,即由名假到受假,破受假而達法假,進破法假而通達畢竟空。[69]以下筆者就此觀行次第,試為舉例解釋其內涵,另就「三假」之修行次第輔以圖示:

3- 1、總觀二諦

導師說:佛法的修學,就是要從現實世間(俗諦)的正觀中,發見其錯誤,

不實在,去妄顯真,深入到世間真相的體現。這究竟真相,名為勝義諦,因為是特殊體驗的境地,而是聖者所公認的。般若,般若的修習,就是達成:依俗諦而見真諦,由虛妄而見真實,從凡入聖的法門。說真諦,切勿幻想為離現實世間的另一東西。佛說二諦,指出了世俗共知的現實以外,還有聖者共證的真相。但這是一切法的本相,並非離現實世間而存在,所以非依「俗諦」,是不能得「真諦」的,這就是「即相顯性」。[70]

3-2、初觀世俗諦

3-2-1先分別正世俗、倒世俗

接著導師指出:吾人首先認識世俗名言識的世界裡,有二種,一為世俗法中被認為是實在的,名為「正世俗」,如天上的明月;另一為世俗公認為虛妄的,名為「倒世俗」,如「水中明月」。[71]

3-2-2再分別世俗假施設之三層次:三假(名假、受假、法假)

「名假到受假,破受假而達法假,進破法假」之舉例說明

「受假」為六根觸境下手處,而「名假」較易勘破

世俗假施設的,除了有易了與不易了的差別外,又可分為三類:一、「名假」;

二、「受」假;三、「法假」。依《大智度論》所說,法假,是蘊、處、界一一法。如色、聲等一一微塵,貪、瞋等一一心心所,阿毘達磨論者以為是實法有的,『般若經』稱之為法假施設。受假,如五蘊和合為眾生,眾骨和合為頭骨,枝葉等和合為樹,這是複合物。在鳩摩羅什的譯語中,受與取相當,如五取蘊譯為五受陰,受假──取假,依論意是「依攬眾緣和合」的意思。名假,是稱說法與受的名字,名字是世俗共許的假施設[72]。因此,「三假」可以簡單定義如下:「受假」如某個由五蘊和合(或複合物)組成的人(或物),也就是「因緣所生法」;「名假」是這個人(或物)被「約定俗成」所取的名字如某甲(或菩提樹),而「法假」則是組成五蘊或複合物的基本原素,引申義為:凡夫眾生與生俱來,所執著有一個不變自性的實體,也就是我(執),「法假」是最難破除的。

筆者的理解:「名假」雖立於「三假」之前,但實際觀行之下手處,卻是「受假」,因為眾生六根首先接觸的對象是「因緣(和合)所生法」。龍樹《中論》所說的「眾因緣生法,我說即是空,亦為是假名」,這裡所說的「假名」,依導師的研究就是「受假」[73]。例如:當吾等凡夫觀察某甲時,首先觀察到的,似乎是一個非常具體的「五蘊因緣和合身」(「受假」),他的名字叫「某甲」(名假)。若他突然改稱「某乙」時,並不因此失去他這個「五蘊因緣和合身」,我們可以因此知道「名假」是不實的(也就是「名實不相符」、「名義互為客」),而首先破除「名假」。接下來再觀察五蘊和合這個的「受假」,這就進入《雜阿含109經》觀察「五蘊非我、異我、不相在」二十種我我所見之範圍了。導師依據龍樹論,在《中觀今論》中,對於《雜阿含》之「四門」,《中論》之「五求」,二種觀察五蘊的方法,有精闢的解說[74]。這裡的「受假」,導師的觀察為「(五蘊和合的)補特伽羅我」。若能觀破五蘊乃因緣假合,即是破除了「補特伽羅我見」,那麼依附在五蘊的「薩迦耶我見」也就「皮之不存,毛將焉附」,亦隨之破除了[75]。相對的,導師在《成佛之道》,對於三種假,有以下之解釋及分析:(觀)名假:破除以名為實的執著。(觀)受假:破除以複合物為單元,如從前以原子為實體等執著。(觀)法假:這是最難破除的,為眾生執實的最後據點(筆者以為:執著三假為實有,就大乘佛法而言,均屬「自性見」)。[76]

以下圖示,為筆者之嘗試性解讀:

3-2-3圖示:名假到受假,破受假而達法假,進破法假而通達畢竟空

(本圖以觀察自我身心為樣本)

若對三種假執著實有均屬「自性見」

(執名假為實)依(名言)識立我

A


B

補特伽羅我見(執受假為實 依蘊立我

(眾生執實的最後據點)

(執法假為實) C

依執立我

圖表說明:

1、圖表所畫A、B、C三個圓圈(分別代表「名假執」、「受假執」、「法假執」),如果眾生執著實有時,圓圈就會呈現「實線」,遠離執著時就變成「虛線」(如幻)。如上所述,由於「名假」是稱說「法假」與「受假」的名字,一般凡夫都生活在「名言識」的執實中(當一個印象、概念,顯現在我們的心境時,就明了區別而覺得:這是什麼,那是什麼,與我們的語言稱說對象相同,所以叫名言識[77])。筆者以為:眾生「不自覺」的執著中,A的圓圈範圍最大(A包含了 B 和 C)。進一步,如實作止觀禪修的人,極可能能首先脫落「名假」之執實,因此它的境相,會出現最外圈的A變成虛線,僅剩下B及C之圓圈仍為實線的狀況。而 B (這裡的B包含C)比 C 大的情況是在「觀察其他眾生」之前題下才發生,如同「註解75」導師所說的:當看到其他的人畜時,不自覺地見有實在的補特伽羅(五蘊和合身)而有「補特伽羅我見」之執,但不會生起自我的執見。若從自我觀照(面對自身的五蘊)而言,B 與 C之圓圈則是一樣大,因為「只要有執著」,自己不但有補特伽羅人我見同時也有眾生執實的最後據點的「自性見」(我見)存在,此時之「B:受假(執)」(依蘊立我:執著五蘊受假為實體之補特伽羅我見)與「C:法假(執)」(依執立我:對於五蘊組合身之內在,不自覺地認知其背後有基本元素實體存在,致使眾生對自我有深固的「自性見」執著。這或許可引申為「薩迦耶我見」),乃是共存共亡。但在禪觀次第上則是:若能勘破「五蘊和合」或「一合相」之執著,則破除「受假(執)」(補特伽羅我見),接著「皮之不存,毛將焉附」,「法假(執)」(薩迦耶我見)也就無法在五蘊和合身上寄生而冰消瓦解,此時 B 變成虛線,接著 C也變成虛線。這就是就 A→B→C三假(名假→受假→法假)次第勘破之禪觀過程。因此若一切執著盡除,A、B、C均為虛幻無實,體證到此,即是通達一切法無「自性」、「如幻」的「畢竟空」(大乘《般若經》說「如幻十喻」;《雜阿含265經》也說五蘊如聚沫、水泡、春焰、芭蕉、如幻)。

2、《阿含109經》(20種我我所見)之我(C)我所(B):即我與世間;是我異我。(不相在、不相屬乃是「是我異我」之衍化)

3、 中觀大乘佛法以「一切法空性」為「一實相印」,「三假」盡括一切法(一切唯假名),從這裡即與「依實立假」之有宗(瑜伽與真常)有了大分野。

4、觀身為先,歸結我空

導師在中觀今論說:依『中論』說,初令菩薩廣觀法空,然後歸結到我空,以觀無我我所為證入空性的不二門。因為若寬泛的廣觀法空,不能反求諸己,能所的知見不易泯除,故必須返觀自我本空。(中觀今論p.247

導師另在《成佛之道》也特別提示:

空,是要觀眾生與一切法都是性空的。龍樹繼承佛說的獨到精神,以為初

學的,應先從觀身下手。這有什麼意義呢?因為生死是由於惑、業,「惑、

業由」於「分別」,這已如上面說過。此惑亂的妄「分別」,是「由於心」。

從人類,眾生能發心學佛的來說,「心」又是「依於身」的。從依心而起

惑造業來說,佛法分明為由心論的人生觀;重視自心的清淨,當然是佛法

的目的。然心是依於身的,此身實為眾生堅固執著的所在。貪、愛、喜、

樂阿賴耶,所以生死不了;而阿賴耶的所以愛著,確在『此識於身攝受藏

隱同安危義』的取著。人類在日常生活中,幾乎都是為了此身。身體是一

期安定的,容易執常,執常也就著樂、著淨,這是眾生的常情。反而,心

是剎那不住的,所以如執心為常住的,依此而著樂、著淨,可說是反常情

的。這只是神學與哲學家的分別執,論稱為『如梵天王說』,也就是婆

羅門教的古老思想。所以,如眾生專心染著此身體,是不能發心,不能解

脫的大障礙,「是故先」應該「觀身」。佛說的道品,以四念處為第一,

稱為一乘道。四念處又以觀身為先,觀身不淨,觀身為不淨,苦,無常,

無我,就能悟入身空。對身體的妄執愛著,能降伏了,再觀身心世界的一

切法空──無我無我所,就能趣入解脫。佛法中,有的直捷了當,以心為

主。理解是唯心的;修行是直下觀心的。這與一般根性,愛著自身的眾生,

不一定適合。因為這如不嚴密包圍,不攻破堡壘,就想擒賊擒王,實在是

說來容易做來難的。自身的染著不息,這才有些人要在身體上去修煉成佛

呢!(《成佛之道(增註本)》p.362 ~ p.363)

四、結語

佛法是理智的,德行的宗教,佛陀的轉法輪是「從(證)宗出教」,釋尊最初的教法是淳樸、如實的,其內涵是「八正道」,它是以「戒、定、慧」等道品為主(尤其是定、慧),佛陀在世時,就有「如實道」及「方便道」之施設[78],有關「定、慧」方面也分別有「真實觀」及「假想觀」之指導。佛法在印度的廣大流行中,從「佛法」到「大乘佛法」,又從「大乘佛法」演進到「祕密大乘佛法」,由於「佛涅槃以後,佛弟子對佛的永恆懷念」,阿含經以來的「六念法門」有了偏頗的發展,相對應的印度佛教禪法恰恰圍繞著「真實觀」與「假想觀」而擺盪。本文是從「禪觀」這個角度,介紹印順導師對於印度佛教歷代禪法的考察與判攝,並試為提出導師所抉擇的「人間佛教禪法」,並藉此彰顯導師的佛法信念與宗趣。

該文章在 3/18/2010 10:05:03 AM 編輯過
*智慧來自覺性*
每頁9條 共1頁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