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 入註 冊論壇風格論壇幫助回高雄正信佛青會首頁
框架模式
你的位置:高雄市正信佛青會訊息平台佛學專欄阿含經與人間佛教 /宏印法師
每頁9條 共1頁 [ 1
   
阿含經與人間佛教 /宏印法師
5778 位讀者, 0 張回覆


積分:18893
等級:超級版主
篇數:365
註冊:2008/4/1
IP   :保密
狀態:離 線
發表時間:2008/11/27 下午 03:11:28 訊息 留言 編輯 引用
阿含經與人間佛教 /宏印法師
阿含經與人間佛教宏印法師 著



阿含經有四種:雜阿含、長阿含、中阿含、增一阿含。為何我們說它和人間佛教有關?過去都將阿含經歸入小乘佛經,但小乘都是厭世的、自了漢的佛教,以證阿羅漢果為目的,
此種佛法會是最原始的佛法?現代佛教界以成佛為境界的大乘思想如何與小乘思想做一區別?事實上大、小乘的名稱是歷史上出現的,佛陀時代並無此分別,一切佛經均是歷史上
形成的,即佛入滅後,印度之佛弟子編集而成。我曾以「佛經的結集與特色」為題做演講,有興趣者可向台北慈濟文化中心詢問。早結集的經典即被稱為小乘,晚結集者稱大乘,
由此來看阿含經較不致有偏見。阿含經被視為小乘之因乃是隋唐佛教禪淨很興盛,尤其是天台、華嚴之思想,受其判教的影響,阿含經被判入小乘經典,從此位貶低。近百年來才
因歷史考證的發達而被肯定。二十世紀來,世界佛教的學術研究,對佛陀思想的闡述、詮釋、進入了新的領域,但我們並非否定、拋棄傳統。佛是神?人?其境界何者可信?現代
佛教對佛經都有一新的看法,修行的觀念亦賦予現代化意義,我們都將一一討論。以上就阿含經的歷史地位及文獻史上的意義來看。接下來由阿含經的結構風格來看出人間佛教的


特性:

  大小乘佛經結構不同,小乘經有地點、人名、時間,大乘經卻不在人間說法,阿含經中尤其明白交待地點、對象,由此可看出其人間性。印順長老的妙雲集之「以佛法研究佛
法」中曾提到:「大乘佛經是藝術化的,小乘佛經是科學化的」。宗教境界往往是宗教徒的心靈境界,在現實人生環境中或許不存在,但在一個宗教徒的心靈世界中它是可能真實
的,例如入禪定者或能真見十方世界正有佛在說法,可是未達此境界者卻無法真信之,故不能因大乘經典的藝術化而否定其所述的世界,只能說其表達方式是藝術化的,讀大乘經
典要以宗教的情操、心靈來看,對其描述的境界不要太執著。


  阿含經處理的問題有其生活性,例如宇宙多大?宇宙初終為何?此類形上學問題,佛的回答是「無記」,即無答案,如此可明白原始佛教無形上學,但傳到中國受三玄(易、
老、莊)的影響,故中國佛學有些玄學化,偏離了非玄學的原始佛教。尤其阿含經中很貼切的落實在每個人實際問題來談修行。大原則地有神通者不一定斷盡煩惱,斷盡煩惱者不
一定有神通,故不能以神通的有無來判斷修行的境界。原始佛教的特點是針對我們的身心來討論問題,而身心離不開色受想行識。「色集、色滅、色味、色患、色離,於色如實知
」;意指感受外物後身心所生起的喜悅(色味)、煩惱(色患),解除外物所引起的痛苦(色離)等都要就事論事,清清楚楚,這是修行人很重要的觀念。除色之外,精神上的受
想行識也是如此:受集、受滅、受味、受患、想集、想滅、想味...等,阿含經上均說得明明白白,可見當年佛陀指導任何人修行都能契其根器而不談玄學,其人間色彩、生活
及親切性。


  阿含經(三四五):「以三法不斷故,不堪能離老、病、死,何等為三?謂貪、恚、癡...」,其中的「身見」指把一切法、境界執著有永恆不變的實在性;「戒取見」指
錯誤的宗教行為、不會乎因果的修行方法;一疑見一指對佛、法、僧、戒仍有執疑。此段阿含經告訴我們要斷貪、恚、癡、之前要先斷身見、戒取見、疑見,在此也可看出修行是
有漸次性的。中國佛教講了一大堆但最缺修行方法,倒是密宗次第論的漸次性很值得探究,今天節錄此段正好談到修行的步驟。前面所述要斷四疑,經上更說明有在白衣若斷四疑
,但戒取見尚未斷者,便已趨向須陀桓果,且今生或來世,求福得福,求壽得壽,所願皆得,故眾生須稱念三寶。另外「不律儀」指好戲論、不端莊;「不信」指不信佛法因果、
善知識;「難教」指不聽教化。「不欲聞法」針對台灣目前弘法太多,反致有些信徒自以為聽了不少而失去積極聞法的心,我鼓勵大家要多爭取聞法的機會。此段最後的結語是離
無漸、無愧、放逸後才能依序漸上修行,所以大家要有此觀念。


  「願消三障諸煩惱」中的三障指惑、業、苦,要先斷惑(身見、無明惑),才能消業、苦,方法是修緣起觀,即「諸法因緣生、諸法因綠滅,此有故彼有、此無故彼無」。因
緣是條件與條件、關係與關係和合,人生的成敗聚散均有其因緣,從緣起觀的正見才能徹底了解生滅法。至此,仍要將阿含經上的幾個例子來加以說明,看阿含經要看出佛的真正
本懷,佛的知見及對於適應印度文化、社會的內也要明白,例如從四阿含中可發現早期無持咒修行的,因印度處熱帶,許多出家眾有時在打坐中會遭毒蛇咬死,引起大家的困擾而
向佛陀請示,佛陀教之打坐前持某咒來避免毒蛇咬;又如結夏安居原是外道所有,出家眾外出托缽常因雨季而身染泥濘,且雨季蟲多易踏死之而遭外道譏嫌,故佛才制定出家眾亦
要結夏安居。直讀阿含經不太易懂,故須參見學者研究的論文,例如印度宗教與教的關係、印度哲學與佛教等,才能分析出那些是適應印度傳統宗教的東西,然後把握佛的卓越正
知正見、佛超越古代印度外道理論的地方。直接地說,若從思想上來看其卓越處,則是緣起論、因緣論,故想深入佛法者一定要證悟這些道理,又如四聖諦、十二因緣、三法印、
八正道、四念處,均是佛陀的根本思想。


在此提醒各位,若研究原始佛教則要多注意在歷史舞台上活動的人物和行為表現,如此讀阿含經較不偏差,因為不論有無證果的比丘、比
丘尼,其間隨緣度眾的情形很普遍,且那些阿羅漢很像菩薩,並非自了漢。阿含經早提到菩薩摩訶薩,可見這些觀念是來自早期佛教經典,只是不常見而已,這是因佛出世於古印
度,當時婆羅門的奧義書解脫思想充滿厭世,急於個人的解脫,佛門下的出家眾又多來自這些厭世的沙門,而佛的因材施教,才會教之解脫法門。但一些大尊者,如舍利弗、目健
連等已證阿羅漢果,他們表現的就是積極的遊行人間、講經說法,故考證阿含經中的人物可發現有著濃厚的菩薩精神,若視其不具大乘精神,則是錯誤的。我們要開始糾正一直深
受隨唐判教後對阿含經的看法。


  如何修禪定?初禪、二禪等境界如何?這些在阿含經中都有描述,且無交待不清的地方。各位若讀阿含經最好倒過來讀,從增一阿含開始,因其對同一件事的描述要比雜阿含
清晰、簡明;中阿含主要在說佛法與外道的關係;長阿含則敘述比丘修行的境界。


  阿含經中大多是佛陀弟子問法後,佛才開始說法,才有佛陀主動開示。雜阿含經(六三九)中提到在修四念處前,佛陀要弟子先淨其戒、直其見、具足三業。我此點之因乃感
於目前台灣談修行、證果的風氣很盛,若從早期佛教、原始阿含經來看,必先進入四念處才可能談證果,而進入四念之前又須先淨其戒、直其見、具足三業(身、口、意)。戒的
含義很廣:五戒、八關齊戒、菩薩戒,五戒事實就是道德的規範、端正的行為。修行人若戒的基礎不好,則說能證果是不太可能的。前面所說台灣大談自己證果的人,依我所見是
不太談戒的。直其見即是正確質直的知見,有點類似赤子之心;若我們心的動機不正,則所學必有問題,尤其在學佛的道路上。從因果觀點看,誠實的心是非常重要的,有就有不
懂就說不懂,均是質直。而阿含經所指的直其見即是出世間的正見,在印順導師的成佛之道上亦有類似的說法。所以,我想表達的是若一個人無法先淨其戒、直其見、具足三業而
說有宗教證悟境界的話,是有問題的。一個人即使能現神通,我們也要先觀察其佛法的正知見是否有誤,否則其境界雖對當人是很美妙奇異的,但仍不合佛法。


  阿含經在談論修行的境界、現象、觀念、行為等概念均清晰說明。例如色、受、想、行、識,色即是四大(地、水、火、風),其餘四蘊亦有解析。修行為斷煩惱,煩惱因欲
望而起,欲是什麼?所謂:「歸依法,離欲尊。」修行是要斷欲,但首先得明白何者為欲,否修行將有誤。阿含經早已將這些說明清楚(七六四)經:「五欲為色、聲、香、味、
觸,然彼非欲,於彼貪著者,是名為欲。」意為這些境界非真欲,而是心對其產貪戀才是欲。佛陀曾告一婆羅門修行者,佛之比丘、比丘尼弟子眼見色、耳聞聲(第一支箭),但
不受第二支箭,即不起貪、瞋、不落入第二支箭的痛苦。金剛經:「不入色、聲、香、味、觸、法,應無所住而生其」乃告知我們不要否定境界。不入色、聲、香、味、觸、法,
不是在生活上沒有它們,不去接觸它們,而是身在一切境界中,卻不受其染,否則就否定、破壞緣起法,落入斷滅法,世尊說法,於法不說斷滅相。金剛經的這種觀念,其實亦從
阿含經中得來。


  佛教的修行是中道的,正知正見的覺悟。覺:不逃避任何境界,故阿含經中均告示要認識煩惱、如實了知。佛陀以色為例,色蘊之集(生起)、滅(消失)都要如實知。也就
是指在美妙、痛苦的境界中,心堳亄M楚這些境界怎麼來,來多久,什麼原因會使之消失、過去。阿含經中顯示佛陀指道弟子的修行絕非談玄說妙,佛法是人道有情眾生現實生活
中能感受的、親切的,不離開我們所認識的之外去談論的,從此點即可謂有人間佛教的色彩。它的確針對在、出家人每天生活的環境、知見的困惑、感情的體驗,提出實際的描述
道引。只可惜佛教在歷史的發展,尤其是進入中國後受到魏晉玄學的影響,故中國佛學有些玄學化。加上搞哲學的來搞佛學,亦將形上學加諸於佛法。


  佛法的涅槃是解脫的境界。阿含經載錄有人問:「如何知有涅槃?如何證明?何以佛陀所開示的涅槃是真實的?」佛陀處理的方式是從無常無我是苦的觀點引人自思之,即四
聖諦。先分析有無苦、集,再談滅、道。苦、集是世間因果:苦是果,集是因;滅、道是出世間因果:滅指寂滅,道指八正道。佛陀對不信涅槃者均先分析世間因果、再導入出世
間因果。在證明有為法,有漏法的世間因果是正確之後,同理推得出世間因果亦是正確無誤的。因為此有故彼有,集的因有了,便有苦的果;由世間集苦的因果(此有故彼有),
導致出世間滅道的因果(此無故彼無)。研究四聖諦這種解脫出世間的正見要建立在緣起,何謂緣起?苦、集是緣起和合,滅、道亦是起和合,用此有故彼,此無故彼無的觀念便
能融合四聖諦的緣起。只要是正常人就能感受世間八苦,阿含經即是談每個人身心所面臨的問題。


  從宗教的生命解脫來看,人類愈來愈墮落,道德亦趨沒落,古代的人之生命價值觀較有追求生命永恆不朽的觀念。希臘哲學亦有追求永恆的想法,但它到最終卻以為只用思辨
法便可解決生命問題;中國春秋以前的士大夫亦有安身立命的哲理,生命不朽的肯定。近代科學的發達便用來解決一切的問題,此稱為泛科學,但以科學帶動的人文學、宗教學不
談論價值觀,而是價值中立的,即不談生命意義。故前說的沒落指人人以科學觀而將生命局限在短暫的一生,不同於古代人類對生命死後留有很大的空間。事實上,目前科學尚無
法觸及宗教的某些境界。近來歐美學者提倡人文研究不能再只用考證文獻的科學方法來研究之,實因發現從前的方法有缺失,不見得能真正表現出人文研究的價值,故須停止目前
發展已趨完全的考證工作,轉而向人文價值的探究,簡言之就是探討生命最初及最後的意義。阿含經中雖有太多了生死的觀念,但在今日的我們最好以同情的眼光來看二千多年前
古印度人的生命觀,因為他們的觀念全在追求生命的不朽及永恆。基本上,佛教對生命的解脫仍與其他宗教站在相同的出發點上,認為生命要快樂宗美,則需解脫,所以涉及了生
死問題,但不同的是條件和法。佛法是肯定六道中的人道,肯定我們所處的娑婆世界就是個修行的好地方,無需另覓天堂,而阿含經中修行的方法就是肯定人間及「人身難得」。


  雜阿含(七六六)經當舍利弗尊者向佛陀請問聖賢所得到的禪定三昧是如何得來時,佛陀答道:有七種正確的修道是聖賢得三昧禪定的根本,即有了正見、正志、正語、正業
、正命、正方便(正精進)、正念之後才能進入正定,故前七項不正確的話,正定亦將有誤,更不可能證果。何謂正見?破除那些邪見、煩惱之後才可謂得初果或得正見?得正見
者會表現那些行為?在阿含經媢鼣o些均有清楚的描述,甚至從初禪到四禪的現象,從初果到四果的境界亦都詳述。所以若將四阿含研讀一番的話,則清晰的概念,同時更能發現
大乘經典、論典大多從四阿含的觀念而來,例如,大智度論是四阿含經的衍伸,連典故都一樣。得正見者,為阿含經中所謂的四證淨,即對四種現象、四種境界是清淨不疑不惑的
,此四證淨為對佛、法、僧、戒證悟到清淨的信心,這種人叫須沱洹向,是將進入初果(須沱洹)的人。證初果的人能斷三結:


 (1)身見:即自性見、我見。
 (2)戒禁取:錯誤的宗教行為。(有些宗教儀式或表徵物,只是方便引導,不可當修
        行的了義。)
 (3)疑:對佛、法、僧、戒徬徨困惑。


  現在說明佛、法、僧的真義。「佛」非偶像、權威、依賴,但為何又要歸依佛?實因佛為先知先覺、功德圓滿、福慧具足,是人天導師,人間因佛出世才有佛法,我們今日享
受釋迦佛遺留下來的佛法,更要懷有感念的心情。「法」是指從此岸到彼岸,煩惱的解脫,得到清涼。從早期來看法是四聖諦、八正道,但後來的翻譯愈來愈多,有八萬四千法、
了義不了義,究竟與方便...,那麼到底法是什麼?要歸依何種法門?事實上法「不生不滅、法爾如是」。佛出人間、佛不出人間,佛已離開人間,法本來不生不滅、不增不減
、不垢不淨,法性常在、法爾如是,如此才真正契入實相正知正見。「僧」意為眾,應包含七眾弟子,故近來有人以為在家人亦可稱為僧伽,不專屬出家人之稱,這樣才能避免像
婆羅門教的階級觀念。事實上,以崇拜僧人的心態去歸依、禮拜他們的觀念的確是錯誤的,但若拜居士為師而代替三寶,則在今天來說仍屬謗三寶,因拜師雖可,但不能完全取代
三寶的角色。此意非指僧尊俗卑,而是在緣起的世俗諦之中,仍要有倫理觀,宗教的倫理觀是遵循三個道德原則的:


  (1)自增上:歸依佛。
  (2)法增上:歸依法。
  (3)世間增上:歸依僧。


  七眾之中真可為歸依師的共有比丘、比丘尼,而未受具足戒的沙彌、沙彌尼不論出家多久或年歲多大,都無資格當歸依師,且非一旦成為比丘就可馬上當歸依師,而是要懂佛
法、有戒、定、慧、有知見者才堪為依止師,故不會說法的比丘、比丘尼亦不可為依止師。至於居士能否講經說法,能否成立居士林?印老的說法是在二種條件下是可允許的:


  (1)從人來看:需是有德有望的居士,如李炳南居士。
  (2)從財來看:弘法所需的錢財需合乎佛制,因為其屬四方僧物,故不能取回家當私用。出家人亦如,此除了三衣一缽外,信徒供養的財物均屬常住的,
         只能取幾百元買日用品及車費。另外,居士講經說法之前要先稱念三寶,功德迴向一切眾生,且在為僧人講經說法時需依佛教倫理與僧人
         平座或坐下座。所以歸依佛是對生命人格完美的認同、歸屬,歸依法是對真理解脫的不二法門之認同歸屬,歸依僧是對一清淨和合的群眾
組合之認同歸屬。 


  再來是論出家、在家的色角分別:出家人的正業正命應是勤修戒、定、慧、經律、論。弘法為家務、利生為事業,隨緣托缽、受供養才是本分清淨的出家人,而非放棄修習,
參與在家人即可做的社會福利事業為最終目標。在家人的正業正命有四點:


  (1)方便具足:即正當的謀生之道、一技之長。
  (2)守護具足:守護所賺的財富,按佛陀所示的四分制善處理之。
  (3)善知識具足:人一輩子中最好的寶物非財產,而是良師益友。因人的本性非惡,只受環境、朋友的影響,故不可不慎。
  (4)正命具足:居士過活養家的經濟來源要正。嚴格說來、捕魚、賣酒、騙術等職業在佛家的觀點是非正命的。


  修行人一定要具備正見、正業、正命,若不合乎三者,不可能有正定,更不可能證初果,其中最重要的為正見。就世間正見來說是信因果、信業報、信善惡、信聖凡,由世間
正見中肯定三寶及戒律而得清淨的信心。阿含經云:若一在家人對三寶得清淨信心,則求福得福,求壽得壽,所願皆得。就出世間正見來說是觀緣起。真正證得緣起能破三見,破
三見者即證初果。破自性見的方法緣起:此有故彼有,此無故彼無,此生故彼生,此滅故彼滅,離有無二邊而求中道,是為破自性見。凡是有均為因緣有,無均為因緣無,沒有斷
滅的無,也沒有實體的有。經云:見緣起即見法,見法即見佛;緣起即性空,性空即緣起;空性即真諦。阿含經云:緣起是俗諦,是五蘊、十二處的有為法,有為法必是生滅法、
生滅法必是染污、有漏,但有為法的生滅可導入不生不滅的無為法,故有云「色即是空」。


  讀阿含經可強烈感受到人間佛教的真實性,因其所載之地點、人物均是真實的當代史實。人間的佛陀事實上亦每天托缽、乞食過日子,是人格化的佛陀,阿含經記載人間佛陀
曰:「世尊是否為代天行道者?」佛答:「我亦是數。」,由此更能表現阿含經肯定佛出人間,諸佛非在天上成佛。增一阿含經云:「人間於天,則是善處。」人間到底是比天上
適合修行的。

輸入者: wmc@iiidns.iii.org.tw 初校﹕ls
該文章在 11/27/2008 3:17:42 PM 編輯過
*智慧來自覺性*
每頁9條 共1頁 [ 1